邮箱登录: 账号:         密码: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联系方式 

    煤炭已死(下)| 可再生能源要把德国推上绝路

    | 超级管理员    阅读: 发稿时间:2019/9/16 15:03:34

    煤炭已死(下)| 可再生能源要把德国推上绝路

     eo 南方能源观察



    昨天说到,美国在淘汰煤电,失业的煤矿工人转而支持绿色能源,这是一个光明的前景吗? 未必,今天,我们来看看过分依赖可再生能源的德国,面临什么样的困境。  咨询巨头麦肯锡(McKinsey)的最新报告发现,德国的能源转型(Energiewende)对该国经济和能源供应构成了重大威胁。 德国最大的报纸之一《世界报》用“灾难”这个词总结了麦肯锡报告的发现。 麦肯锡写道:“能源三角的三个维度都出现了问题:气候保护、供应安全和经济效率。 2018年,德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为8.66亿吨,离2020年7.5亿吨的目标还很远。 由于去年冬季气温暖和,德国2018年的排放量略有下降,但不足以改变总体趋势。“如果减排速度继续保持在过去10年的水平,那么2020年的二氧化碳排放目标将在8年后才能实现,2030年的目标要到2046年才能实现。 德国甚至未能将一次能源消耗降到它希望的水平。麦肯锡表示,德国的一次能源减排目标只实现了39%。 尽管大肆宣传,德国仍然只有35%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如果不考虑生物质燃烧(通常比煤炭污染更大),2018年德国的风能、水能和太阳能发电量仅占总发电量的27%。

     

     
    麦肯锡对德国日益不安全的能源供应发出了最强烈的警告,因为德国严重依赖间歇性的太阳能和风能。在2019年6月的三天里,电网几乎处于断电状态。“只有向邻国短期进口电力才能稳定电网。可以推断,能源供应安全在未来将持续恶化。”麦肯锡指出。 近年来,英国和澳大利亚也面临着类似的能源供应短缺问题,因为它们都试图向间歇性的可再生能源过渡。 英国国家电网(National Grid)在一份报告中表示:“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的互联互通与传统发电方式不同。 今年8月,澳大利亚电力监管机构起诉了四家风力发电厂运营商,称它们在2016年造成了大面积停电。

     

    南澳全境断电

     

    南澳大城阿德莱德只有零星烛光
     大力倡导可再生能源的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也称,能源供应问题是“对全球其他地区的一个警示”。 “我们必须有完善的系统来确保我们仍有足够的电力供应给电网,否则,好一点的情况只是停电,在最坏的情况下,我们的电网将会崩溃”,Severin Borenstein博士,加利福利亚大学的能源经济学家告诉彭博社。 美国加州日益严峻的电网负荷可能会给加州州长纽森(Gavin Newsom)带来压力,要求他维持加州最后一座核电站的运转。

     

    位于加州圣刘易斯奥比斯波郡(San Luis Obispo County)的魔鬼谷核电厂(Diablo Canyon Power Plant)有两座核反应堆。魔鬼谷核电厂创造数十亿经济价值,产生的清洁能源比加州当地所有风机加起来还要多。预计在2025年前退役。 
    德国公用事业公司也发出了能源供应不安全的警告。德国能源工业协会(BDEW)董事总经理表示:“最迟在2023年,我们将密切关注产能的短缺。 麦肯锡解释说:“德国宣布2022年底前关闭所有核电站,煤电淘汰计划也在逐步推进,这些都会大量降低产能。尤其是德国西部和南部的工业区会受到影响,在这些地区,许多电力供应将会中断,同时人们也不能指望可再生能源的高速发展。

     

    2018年12月,德国鲁尔工业区最后一个黑煤煤矿正式关闭,这意味着鲁尔工业区结束了长达250多年的工业时代。曾经的鲁尔区因各种优越的地理条件成为德国“工业的心脏”,对二战后欧洲经济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
     今年6月,德国的电力进口超过出口。麦肯锡预测,到2023年,德国将成为电力净进口国。 雪上加霜的是,德国的邻国比利时和荷兰也将关闭承担基本负载的发电厂:比如荷兰的燃煤电厂和比利时的核电站。而占了德国进口电力中将近四分之一的法国,本身也在压缩核电的比例。因此,麦肯锡担心德国可能无法通过进口电力来满足需求。“从中期来看,整个欧洲电网都存在供应能力不足的风险。 为了稳定供电,避免过于依赖进口天然气,德国正在把煤矿开采扩展到汉巴赫森林。去年9月,有环保人士在那里被捕。

     

    环保活动人士住进了树屋和帐篷里,抗议扩建汉巴赫(Hambach)煤矿的计划

     

    警方进行清场并逮捕环保人士
     与此同时,当地社区和环保人士成功阻止了从多风的北方到工业发达的南方的输电线路建设。 “到2019年第一季度,计划建设的3600公里电力线路只完成了1087公里。”麦肯锡指出,按照这个速度,“2020年的目标要到2037年才能实现。 德国消费者为能源转型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麦肯锡报告称,德国的电价比欧洲平均水平高出45%。生态税和附加费占了家庭电价的54%。 麦肯锡预测,尽管近年来可再生能源倡导者和德国政界人士承诺电价将会下降,但直到2030年,电价仍将继续上涨。 更高的电价将威胁德国工业的竞争力。即使每兆瓦时仅小幅提高几欧元,也可能损害到德国能源密集型产业的竞争力。 麦肯锡警告,需要进行彻底的改革。“方向上的小变化不再足以让能源转型回到正轨。我们需要的是能源政策的根本性改革。包括建设比目前建设速度快8倍的输电线路,建设新的备用发电厂,安装控制电力需求的仪器,所有这些都将推高电价。但同样清楚的是,停电的后果将会严重得多。  又要淘汰煤炭和核能,又要避免受制于进口天然气,又要依赖风能和太阳能这种间歇性的能源,又没发展好储能和输电线路,德国说:我太难了。
    返回列表
@版权所有:中国能源研究会节能减排中心   技术支持:珠海市同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