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账号:         密码: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联系方式 

    煤炭已死(上)| 被抛弃的美国煤矿工人

    | 超级管理员    阅读: 发稿时间:2019/9/16 15:10:09

    煤炭已死(上)| 被抛弃的美国煤矿工人

     eo 南方能源观察

     

    西弗吉尼亚州的Matewan,坐落在塔格佛克河和眉特溪之间树木繁茂的山谷里,是1920年Matewan大屠杀的地点。当时煤矿工人工会和煤炭公司代理商之间发生激烈枪战,造成了10人死亡,是美国煤炭工业史上最残酷的斗争。1987年美国上映的《怒火阵线》电影讲述的就是这次大屠杀事件。

     

     

    但现在,Matewan所在的北美东部阿巴拉契亚山脉的煤炭工业正在消亡——这一点那里的人们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个地区的人把希望寄托在其他解决方案上,包括民主党新星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的绿色新政。

     

    “煤炭是结束了。忘掉煤炭吧,”吉米·辛普金斯(Jimmy Simpkins)说,他在该地区做了29年的煤矿工人。“它永远不会回到我们鼎盛时期的样子。那里的煤再也不会开采了。”

     

    据西弗吉尼亚大学于2018年进行的煤炭产量预测估计,未来20年煤炭产量将继续下降。尽管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6年竞选期间多次承诺,他将把这些工作岗位带回来,但在过去十年中,美国已有逾3.4万个煤矿工作岗位消失,仅留下约5.2万个工作岗位。

     

    “很多人以为他们的煤炭工作会回来,因为是特朗普多次承诺的,” 69岁的本尼·梅西(Bennie Massey)说道,他在肯塔基州林奇镇做了30年的煤矿工人。

     

    该镇在20世纪初期是美国劳工运动的中心。在20世纪20年代煤炭工业的鼎盛时期,煤矿工会大约有50万矿工工会成员。随着煤炭工业的衰落,工会成员也在减少,现在该镇的矿工工会成员全部都是退休矿工。

     

    卡尔·舒普(Carl Shoupe)是肯塔基州哈伦镇一名退休煤矿工人,他曾在矿工工会负责组织工作14年,他表示,阿巴拉契亚地区的人们需要开始摆脱仅仅依赖煤炭工业作为该地区主要经济资源的局面。

    在西弗吉尼亚州韦尔奇镇,一名煤矿工人穿过晨雾进入地下不足1米高的煤矿

     

    “我们一直在努力过渡到21世纪,并和煤炭说再见”他说。

     

    不过舒普表示,当地努力转型却受到了煤炭行业的阻碍。太阳能发电需要土地来安装光伏面板,而这里大部分的地都属于煤炭公司。

     

    民主党新星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提出的“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呼吁联邦政府改革美国的能源基础设施和经济,以应对气候危机。该决议包括呼吁通过联邦就业保障和协助弱势群体进行公平地过渡,创造数百万个高工资的工作岗位。

     

    共和党人,以及福克斯新闻,抨击了这项提议。“这会导致数百万人失业。它将粉碎最贫穷的美国人的梦想,并对少数族裔社区造成伤害,”美国总统上个月表示。

     

    舒普并不认同,“他们以各种各样的谎言大力诋毁这个绿色新政,对于这个国家不同地区的不同人来说,这意味着不同的事情。”

     

    斯坦利·斯特吉尔(StanleySturgill),一位在肯塔基州哈兰工作了41年的煤矿工人解释,绿色新政可以为当选的议员打开一扇门,让他们运用该政策为他们所在社区提供所需的解决方案。

     

    斯特吉尔说:“如果这是‘红色新政’,那么现在就会得到批准。你正在实施的绿色新政打开了一扇门,侵犯了共和党人的利益,这正是他们所害怕的。共和党人笑着说,你支付不起实施绿色新政所需要的资金。但是,如果你向应该被征税的人征收他们应该缴纳的税款,我指的是有钱人,那就不会有问题了。”

     

    斯特吉尔列举了一些煤炭公司的例子,这些公司每年获得数十亿美元的政府补贴和税收优惠,同时聘请昂贵的律师,反对向煤矿工人支付“黑肺”补偿。“我争取了7年才得到我的黑肺补偿,他们希望我在拿到钱之前就死掉。” 斯特吉尔补充道。

     

    成千上万的煤矿工人目前面临失去养老金的风险。据估计,到2022年,由于向该基金支付资金的许多公司已申请破产,煤矿企业的养老基金将资不抵债。黑肺病信托基金(Black Lung Disability Trust Fund)的资金也严重不足。该基金旨在为患有黑肺病的煤矿工人提供帮助。黑肺病是一种慢性疾病,最终会使患者窒息。

     

    2019年7月23日,约150名煤矿工人和矿工的遗孀来到华盛顿特区,呼吁国会通过立法,确保相关基金得到适当的资助。几名退休煤矿工人对共和党人的反应感到不满,尤其是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

     

    “麦康奈尔走了进来,并没有坐下说类似‘谢谢你能来到这里,我知道你很担心黑肺病,我们会处理好’这种话。我们开了10个小时的车,和我们的共和党代表坐在一起,这就是我们得到的一切!”乔治·梅西(GeorgeMassey)说到。他在肯塔基州本纳姆当了23年的煤矿工人,并且在该的工会服务了19年。

     

     “他们看着我们,好像我们是他们脚下的什么东西。他们根本不关心肯塔基州东南部的煤矿工人。”

     

    特朗普承诺将煤炭带回来和“让美国再次伟大”,引起了阿巴拉契亚许多选民的共鸣。大量的政治报道将阿巴拉契亚称为“特朗普国家”来强化这些情绪。

     

    2016年,特朗普在西弗吉尼亚州的一次集会上向支持者发表演讲时戴着一顶煤矿工人的安全帽

     

    “他们看到整个生计和引以为傲的文化正在消失,这时候有人说‘我能为你带回来’,这对一些人来说是强有力的信息,给他们希望能保留他们想保留住的东西”,亚当·马勒(Adam Malle)说到。他在阿巴拉契亚山脉东南部一个关注当地采掘业进行经济转型的协会担任理事。

     

    该协会的会长TayshaLee DeVaughan也认为,“如果我们谈论转型,如果这些地方过去是为国家提供能源的地方,那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把它们过渡出去。创造就业机会和找到实现这一目标的途径是重点。”

     

    特里·斯蒂尔(TerrySteele)在Matewan当了26年的煤矿工人,现在仍然是当地煤矿矿工工会的活跃成员。他表示,特朗普承诺背后的怀旧希望植根于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而忽略了工会当年强大时的“美好时光”。

     

    “你应该记住,过去那些美好日子是我们有了工会,我们可以展望未来,我们以为我们的孩子会有更美好的未来。但现在,我们的孩子对他们的未来感到恐惧。因为贪婪和一切都流向了顶端。”斯蒂尔说到。

     

    斯蒂尔强调,需要把可再生能源的就业机会集中在阿巴拉契亚地区。

     

     “在这些人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创造出高薪的工作岗位,而不是要让人去打三份工。我们希望孩子们能从事其他工作”,他补充道。

     

    尽管煤炭行业已大幅衰退,但其历史性的剥削行为依然在延续。因为煤炭企业申请破产,导致工人拿不到工资,几个矿场甚至没有进行清理就直接被遗弃。国会也没有通过为这些福利和清理提供资金的几项议案。

     

    两名矿工拿着他们最后一天工作的纪念品

     

    “这简直就是在勒索。矿工们每天都像在被抢劫一样,”在弗吉尼亚州怀斯当了32年煤矿工人的伯特利·布洛克(Bethel Brock)说。在1968年至2014年期间,估计有76,000名煤矿工人死于黑肺病。他与煤炭公司进行了14年的斗争,以确保他能获得自己被诊断出黑肺病后的补偿。

     

    “煤炭企业并不在乎你,他们只是想把你当作一台破旧的采矿设备,把你带到某个地方的田野里,这就是他们的经营理念。”

     

    面对煤炭企业请的律师和医生,布洛克仍在为其他矿工争取他们应得的补偿。这些煤炭企业请的律师和医生拖延了矿工们对赔偿的上诉,并威胁目前的矿工不要提出索赔。

     

    “我们生活在一个可以容忍这种事情的国家,”他说。


    淘汰煤电,支持绿色能源,就是一个光明的前景吗?未必。明天来看看过分依赖可再生能源的德国,面临什么样的困境。
    返回列表
@版权所有:中国能源研究会节能减排中心   技术支持:珠海市同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访问量: